咨询热线:0371-67859292
预约热线:0371-67859120 (周一至周五)
传真:0371-67859209
来院路线:郑州市中原区郑上路三十里铺
(乘11路、郑上1路公交三十里铺下车即到)

謝天方老院长、创始人


 

谢天方,郑州天方中医药心脑血管病研究院创始人、名誉院长,出生于中医世家,加籍华人,名老中医,谢氏草药堂嫡传人,原河南省中医药疑难杂症研究所副所长,现为加拿大天方堂植物药研究所所长,自幼研习中医药,深得家传中医之精髓,並把家传手抄本中的診病歌訣熟記在心。谢老上世纪70年代即开始进行中医药对心脑血管病方面的临床研究,经验丰富。悬壶济世,屡起沉疴,不坠家声。通过谢老多年临床经验,使谢氏家传祖方心脑通脉系列(中药草本植物,经特殊炮制,有行而带补之功,无任何毒副作用),临床运用更为成熟,以“心疼饮,救命煎,保命丹”救人无数而享誉海内外。
 

人生一天地也。天为阳,地为阴。阳以补之,阴以佐之。阴阳顺则人气泰;逆则人气否。天地孕育万物与生灵。人凡有一病,必有一草药然也。

 

 

九十年代,大量的新药、进口药上市。我用传统医药作对比疗效试验,結果證明,中医药在心腦血管病治療方面仍然效果显著。

在中國南方多年的醫藥考察中我发现,臨床使用高精纯、进口新药會產生的奇怪並發症多达几十種,其中最突出的一次緊急会诊發生在广东汕头李嘉诚医院的五楼心内科住院病房内。當時中西医聯合会诊共有二十多位來自中、美、英、法、及日本的世界級医学博士和教授,我作爲傳統中醫專家參加了會診。病人的西醫診斷是心耳室壁血管瘤,此病極其兇險,血管瘤一旦破裂,根本無法救治,西醫對此束手無策。我使用傳統中藥,辯證開方,病人服下 40 分鐘后,胸口出汗漸少,臉色及唇色好轉,在 5 個小時内連服 3 副葯,直至胸口汗止。令在場的西醫專家折服。

 

 
谢氏父子照片

伴随着高科技的發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心脑血管病卻在急速的汎濫,残害人生,被列当今世界造成人类死亡的三大杀手之一。僅心脑血管病,全球每年突发死亡的总人数比任何一次的世界战争和大自然灾害人数都多数倍。而突发死亡者中有年轻力壮的专家、富有创造性的学者、及名人、艺人。即使存活的心脑血管病患者,仍日夜遭受病痛的折磨,直至死亡。

在现代,有高靈敏度的检测仪器、高尖端的医药技术、基因水平的理论学说,为什么仍會發生這樣的悲劇?

心脑血管病中的冠心病、心绞痛、心肌梗塞,脑梗塞病,就是几千年前传统中医药学所記載的“胸痹、真心疼、心悸、眩晕和中风”。

现代医药学权威認爲“人的心肌細胞纤维化(钙化)以后,永远不会再生”。而在2006年2月的新英格蘭醫學雜誌中,來自美國紐約的心臟醫生剛否定了这一以往的定論,只是苦于沒有使心肌細胞再生的良方。

 

创新、探索、发展高科技是好事,大家都拥护。可也得分析出它的利与弊,從而进一步除弊、兴利。

 

 

传统中医药是無價之寶

傳統中医药是炎黄祖先留下来的方法、方药,五千年至今,为什么能被代代相传应用呢?因为它是從无数次实践中总结出来的结晶,是无价之宝。

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也出现过严重的心脑血管病年代,死亡率非常高,當時天皇下诏书在日本国设法救治,结果呢?靠在战乱时從中国得到的中医药治疗方法,控制住了这场大灾难。

 

如今日本的中医药非常发达,就日本生产的一种汉药--救心丹,被全世界应用,产值何等之大,社会效益何等之大。在中医药标准方面,世界上都要聼日本人的意見。1980年代有些专家提議向日本学习中医,后被deng小ping制止。

 

中國的中医药难道就完全好吗?也有不当之处吧。各有所长,各有所短,都是同一志向,为什么就不能向日本,韩国医药界同等,在互学互帮中求发展呢?发展社会,救助众生,不是件单一的容易事情。

 

西醫、中醫是左右手

说实情:1960年代,我很欣賞西医药止疼快,退烧快。当时我还参加了中草药西制的研究组,组长是蒲辅周和刘刚印大师。在临床實踐中,我不斷发现西药的利弊,後來還是专心中医药方面的研究。

中草藥可以使心肌梗死细胞再生

對於現代醫學盖棺定论 “人类的心肌纤维化(钙化)以后,心肌细胞永远不会再生”的问题,我花費了几十年的心血,在臨床上进行各年代治療方案(各國傢化學合成葯,草藥,手術)的疗效对比,终于在高科技医器“心臟3D立體動態電子束掃瞄儀”圖像检测顯示,心肌梗死區域細胞呈再生狀態,詳情请察看我在“第二次世界中醫心血管病学术大会”和“第三届全世界传统中医药大会”上的学术论文,题目是“当人的心肌纤维化(钙化)以后,心肌细胞能再生”,公开推翻了西医权威的盖棺定论。

 

我經過几十年的中西药疗效对比,得出来的确切研究结果是:植物中草药只要采收季节应时、地道,在合理的调配方剂中,經古法炮制后制成的专用制剂,顯效快(有的在服用后35至45分鐘左右顯效),效能大,疗效明显(病人的感受及相應實驗室檢查),长期服用没有任何毒副作用。

 

我根據家傳祖方結合數十年的臨床研究所定型的心腦通脈系列协定方有以下功能:一是能慢慢减少西药依赖性,毒副作用和反应;二是長期服用能使难治的心脏血管病康复;三是能防止心脏手术后的病人发生血栓和血块沉积,是心脏手术后,增強体质、延长生命的中药。

 

經過幾十年的臨床實踐,我说句真心话:治疗这样专科的危症病,是何等之难,何等只怕呀。怕也没有什么用,世上的怕事,也可有被攻克后,变成不怕的好事。

 

根據我攻治心脑血管疾病的多年體會,上述文理才是千真万确、流芳千古、绝世未有的盖棺定论。它體現了傳統古医文理的博大精深,越鑽研内涵越大,不可思议。

 

心脑血管病被当今世界公认是“人生死亡的三大病之一”。这是事實,但并不可怕,上天仍给人留有一定的治疗机会,就看谁能抓住这个机会,不要再受折磨而死。我認爲,人一旦得了心臟病,一半的生命在自己,另一半的生命就交給了醫生,有緣遇到良醫,能撿囘半條命。

 

脑血管病是人生活中的慢性病,心臟是人生命中的重要脏器,如得不到即時的根治,时间一长必会拖累其他脏器,在用药中互相受损,引起許多並發症,患者最後多在惨痛中死亡。我真诚供世人一句箴言:请在治疗用药时一定要看清、弄明、理解药物毒副作用。

 

中醫是古老的土科學

曾有个别人公开發表言论:看中医、吃中药不科学,无理论依据;靠长期服用化学西药虽有毒副作用,心脏病手术后导致心律不齐症(心律失常),靠服用心律平、佩戴心脏起博器,也能存活在世么。这话说得一点不错。但是,活着的生活質量不一样。有人活的快乐,有人活的痛苦,度日如年。

 

什么是科学,我认为,在过去的人類生活中總結出的经验与方法,切合實際,适应人生需要,这就是真正的科学。土方法就是土科学。

 

建国后,ZF重用一批西學的著名化学专家,对古传统中草药逐個进行化学分析与研究,注明性能、中藥成分、化学成分、含量、抗病菌譜、治病範圍、调配、用量、性能对比等等药理,结合古医药者著作原理,编著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药大词典“。难道这不是理论依据么?再者:现代有不少当世著名化学家,根據某种草药的研试结果和功能成分,申报成个人的发明专利,獲得科学成果奖,这又是如何解释呢?

 

总而言之,中西医结合,互补利用,防病治病,造福人类,才是天下最好的愿望与成果,是真正的幸福科学。

 

什么是幸福,什么时代最幸福?世人常说:人生最幸福的时代,是一年四季中的春天,因为春天百花齐放,百鸟争鸣,春风暖万物,万物皆生新,生新就是真正的科学中的幸福。

 

中西医结合的时代,指日可待。谁先行一步去实做,天下人定会欢迎谁,社会巨轮是走正轨的。

 

我诚意的欢迎世界各国人士,高科技检测专家、教授、学者共同进入中西医结合的大潮中,造福天下蒼生。

--- 谢天方  
 

更多介绍。。。 

 

推荐文章

版权所有:郑州天方中医药心脑血管病研究院 www.tianfangtang.com QQ:1520829688 【网站内容请勿转载】
豫ICP备13021716号-1 网站地图

咨询:0371-67859292  预约:0371-67859120 (礼拜一至礼拜 五上班时间)  传真:0371-67859209

豫公网安备 410102020024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