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371-67859292
预约热线:0371-67859120 (周一至周五)
传真:0371-67859209
来院路线:郑州市中原区郑上路三十里铺
(乘11路、郑上1路公交三十里铺下车即到)

眩晕

信息来源:郑州天方中医药心脑血管病研究院 发布于:2013-11-14 15:18:48

眩晕的定义

眩晕是临床上常见的病证,眩指眼花或眼前发黑,晕是指头晕或感觉自身或外界景物旋转。二者常同时并见,故称为眩晕。轻者闭目即止;重者如坐车船,旋转不定,不能站立,或伴有恶心,呕吐,耳鸣、汗出,甚则昏倒等症状。类似西医学中的高血压、低血压、低血糖、贫血、美尼尔氏综合征、脑动脉硬化、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神经衰弱等病,临床表现以眩晕为主要症状者。本病可反复发作,妨碍正常工作及生活,严重者可发展为中风、厥证或脱证而危及生命。

眩晕的历史沿革
 
眩晕病证,历代医籍记载颇多。眩晕病名最早见于《内经》,称之为“眩冒”,后又目眩、眩仆、掉眩、眩转等不同称谓。张仲景在《伤寒论》和《金匮要略》中往往称为“头眩”、“眩冒”,或简写为“眩”、“目眩”,或称为“冒眩”,或与其它症候并称之为“癫眩”、“眩悸”等。 
《素问·至真要大论》认为:“诸风掉眩,皆属于肝”,指出眩晕与肝关系密切。
《灵枢,卫气》认为“上虚则眩”,
《灵枢·口问》说:“上气不足,脑为之不满,耳为之苦鸣,头为之苦倾,目为之眩”,
《灵枢,海论》:“脑为髓之海,其输上在于其盖,下在风府。……髓海有余,则轻劲多力,自过其度;髓海不足,则脑转耳鸣,胫酸眩冒,目无所见,懈怠安卧。”认为眩晕一病以虚为主。

汉代张仲景认为痰饮是眩晕发病的原因之一,为后世“无痰不作眩”的论述提供了理论基础,并且用泽泻汤及小半夏加茯苓汤治疗眩晕。

宋代以后,进一步丰富了对眩晕的认识。严用和《重订严氏济生方·眩晕门》中指出:“所谓眩晕者,眼花屋转,起则眩倒是也,由此观之,六淫外感,七情内伤,皆能导致”,第一次提出外感六淫和七情内伤致眩说,补前人之未备,但外感风、寒、暑、湿致眩晕,实为外感病的一个症状,而非主要证候。
元代朱丹溪倡导痰火致眩学说,《丹溪心法·头眩》说:“头眩,痰挟气虚并火,治痰为主,挟补气药及降火药。无痰不作眩,痰因火动,又有湿痰者,有火痰者。”

明代张景岳在《内经》“上虚则眩”的理论基础上,对下虚致眩作了详尽论述,他在《景岳全书·眩晕》中说:“头眩虽属上虚,然不能无涉于下。盖上虚者,阳中之阳虚也;下虚者,阴中之阳虚也。阳中之阳虚者,宜治其气,如四君子汤、……归脾汤、补中益气汤,……。阴中之阳虚者,宜补其精,如……左归饮、右归饮、四物汤之类是也。然伐下者必枯其上,滋苗者必灌其根。所以凡治上虚者,犹当以兼补气血为最,如大补元煎、十全大补汤诸补阴补阳等剂,俱当酌宜用之。”张氏从阴阳互根及人体是一有机整体的观点,认识与治疗眩晕,实是难能可贵,并认为眩晕的病因病机“虚者居其八九,而兼火兼痰者,不过十中一二耳”。详细论述了劳倦过度、饥饱失宜、呕吐伤上、泄泻伤下、大汗亡阳、晌目惊心、焦思不释、被殴被辱气夺等皆伤阳中之阳,吐血、衄血、便血、纵欲、崩淋等皆伤阴中之阳而致眩晕。

《丹溪心法·头眩》:“头眩,痰挟气虚并火,治痰为主,挟补气药及降火药。无痰则不作眩,痰因火动。”

《景岳全书·眩运》;“丹溪则曰无痰不能作眩,当以治痰为主,而兼用它药。余则曰无虚不能作眩,当以治虚为主,而酌兼其标。孰是孰非,余不能必,姑引经义,以表其大意如此。”

《证治汇补·眩晕》:“以肝上连目系而应于风,故眩为肝风,然亦有因火,因痰,因虚,因暑,因湿者。”

《临证指南医案·眩晕》:“经云诸风掉眩,皆属于肝,头为六阳之首,耳目口鼻皆系清空之窍,所患眩晕者,非外来之邪,乃肝胆之风阳上冒耳,甚至有昏厥跌仆之虞。其症有夹痰,夹火,中虚,下虚,治胆、治胃、治肝之分。”

《素问玄机原病式·诸风掉眩皆属肝木》:“风气甚而头目眩运者,由风木旺,必是金衰不能制木,而木复生火,风火皆属阳,多为兼化,阳主乎动,两动相搏,则为之旋转。”

秦景明在《症因脉治·眩晕总论》中认为阳气虚是本病发病的主要病理环节。

徐春甫《古今医统·眩晕宜审三虚》认为:“肥人眩运,气虚有痰;瘦人眩运,血虚有火;伤寒吐下后,必是阳虚。”
 
龚廷贤《寿世保元·眩晕》集前贤之大成,对眩晕的病因、脉象都有详细论述,并分证论治眩晕,如半夏白术汤证(痰涎致眩)、补中益气汤证(劳役致眩)、清离滋饮汤证(虚火致眩)、十全大补汤证(气血两虚致眩)等,至今仍值得临床借鉴。

清代李用粹《证治汇外·卷一·中风》所说:“平人手指麻木,不时眩晕,乃中风先兆,须预防之。”

综上所述,眩晕病不外乎以下病因
一、无风不作眩:中医认为,肝为风水之脏,主疏泄,性喜条达,忧郁恼怒,疏泄失常,气郁化火,肝阳上允,肝风内动,上扰清窍,发为眩晕。病情表现为头晕目眩,头胀痛,心烦易怒,失眠多梦,口苦耳鸣,面色红赤,血压偏高,此症多因情志刺激而诱发。 
二、无痰不作眩:中医有“脾为生痰之源”之说。脾胃功能受损,水谷精微运化失常而聚湿生痰,痰浊上蒙清窍,令人眩晕。症见眩晕,头重不举,胸闷恶心,时呕痰涎,不思饮食。
三、无虚不作眩:系指由于思虑劳倦过度或饮食不节,损伤脾胃,或因脾胃素虚,皆能导致化源不足,气虚清阳不开,血虚脑失儒养,发为眩晕。淫欲房劳过度,或有遗精滑泄之疾,或年老体衰,肾精耗伤,也为眩晕之因。老气血亏虚型眩晕,前则加剧,劳则即发,面色萎黄或苍白,唇甲不华,心慌气短。若肾精耗伤,症见眩晕,精神萎靡,记忆减退,腰膝酸软,遗精耳鸣。偏肾阳虚者,尚可见五心烦热,偏肾阴虚者,尚可见四肢不温。

眩晕的诊断要点
 
1.头晕目眩,视物旋转,轻者闭目即止,重者如坐车船,甚则扑倒。
2.严重伴有头疼,项强,可伴有恶心呕吐,眼球震颤,耳鸣耳聋,汗出,面色苍白等。
3.多慢性起病,反复发作,逐渐加重。也可见急性起病者。
4.查血红蛋白,红细胞计数,测血压,做心电图,颈椎X线摄片,头部CT,MRI等检查,有助于明确诊断。
5.应注意排除颅内肿瘤,血液病。
6、或有情致不遂,年高体虚,饮食不节,跌扑损伤等病史。

眩晕的辨证论治
 
辨证要点
1.辨脏腑眩晕病位虽在清窍,但与肝、脾、肾三脏功能失常关系密切。肝阴不足,肝郁化火,均可导致肝阳上亢,其眩晕兼见头胀痛,面潮红等症状。脾虚气血生化乏源,眩晕兼有纳呆,乏力,面色觥白等;脾失健运,痰湿中阻,眩晕兼见纳呆,呕恶,头重,耳鸣等;肾精不足之眩晕,多兼腰酸腿软,耳鸣如蝉等。,
2.辨虚实眩晕以虚证居多,挟痰挟火亦兼有之;一般新病多实,久病多虚,体壮者多实,体弱者多虚,呕恶、面赤、头胀痛者多实,体倦乏力、耳鸣如蝉者多虚;发作期多实,缓解期多虚。病久常虚中夹实,虚实夹杂。
3.辨体质面白而肥多为气虚多痰,面黑而瘦多为血虚有火。
4.辨标本眩晕以肝肾阴虚、气血不足为本,风、火、痰、瘀为标。其中阴虚多见咽干口燥,五心烦热,潮热盗汗,舌红少苔,脉弦细数;气血不足则见神疲倦怠,面色不华,爪甲不荣,纳差食少,舌淡嫩,脉细弱。标实又有风性主动,火性上炎,痰性粘滞,瘀性留著之不同,要注意辨别。


 
郑州天方中医药心脑血管病研究院
 

上一篇:心律失常

下一篇:头痛

推荐文章

版权所有:郑州天方中医药心脑血管病研究院 www.tianfangtang.com QQ:1520829688 【网站内容请勿转载】
豫ICP备13021716号-1 网站地图

咨询:0371-67859292  预约:0371-67859120 (礼拜一至礼拜 五上班时间)  传真:0371-67859209

豫公网安备 41010202002480号